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凤凰艺术 2万亿美金能救活美国文化艺术行业吗?

2021-11-24 14:00:32体育足球网-首页
  例确诊,成为全球疫情新“震中”

  例确诊,成为全球疫情新“震中”。伴随着这一指数性增长的,更是疫情导致的在社会、经济、文化和艺术等领域的停摆与破坏性影响。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2万亿美元刺激法案,这将对美国的文化艺术领域产生怎样的影响?而在此时,美国的艺术机构和艺术从业者们又面临着怎样的生存状况,又在做些什么来继续向社会索求或提供支持?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综合编译报道。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13时30分,美国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4万例,达到143025例,累计死亡病例2509例,累计治愈病例4856例。美国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新“震中”。

  从艺术到酒店业再到农业,在这场毁灭性的 COVID-19 疫情中,全球各国的经济都面临着巨大的威胁。3月27日,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及明里暗里的博弈,美国政府2万亿救助法案终于在上周五通过众议院投票,并第一时间送到总统特朗普手里进行签字,最终形成法律。

  这项法案可以被视作美国政府为了保证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也恰恰是美国疫情愈加严重的侧面佐证。事实上,从今年3月开始,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每周呈现指数式增长:从3月1日报告的不到百例(70例),到3月30日的超14万例,在将近1个月的时间内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涨至2000倍。

  而就在3月29日晚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表示,美国新冠病毒感染者病亡率可能在未来2周内达到峰值。而在前一日,美国已经有15个州和两个海外领地已确认重大灾难状态。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就曾在访谈中估计,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可能导致10万至20万人死亡,数百万人感染。

  此次法案内容,主要包括: 向大多数美国成年人每人发放1200美元现金,向大多数儿童每人发放500美元; 将失业救济金每周增加600美元,最多持续4个月。 创建一个5000亿美元的纳税人资金池,用于向受危机破坏的企业、州和市政机构提供贷款、贷款担保或。 为小企业提供3500亿美元贷款,用于支付工资和福利,贷款上限为1000万美元。 因疫情陷入困境的美国航空企业将获得250亿美元直接经济援助。 向医院和医疗保健投入1170亿美元。 为国家战略药品和医疗用品库存提供160亿美元等等。

  在其中,法案对艺术和文化领域的救济包括:为国家艺术基金会(NEA)和国家人文基金会(NEH)分别提供7500万美元;提供5000万美元给博物馆、美术馆和图书馆及相关研究机构;提供2500万美元给华盛顿特区约翰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

  《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规定,为国家艺术基金会(NEA)和国家人文基金会(NEH)提供的资助中的40%资助应分配给州艺术机构和地区性艺术组织,而剩余60%应用于直接拨款。此外, 还有3770亿美元针对员工人数小于500名的小型企业的紧急援助拨款,这可能会为符合标准的艺术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带来福音。

  然而, 作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联邦刺激法案,其中所确认的艺术领域资助金额却远远低于此前博物馆协会递交的紧急请愿书中的建议与请求——考虑到在世界范围内,艺术节、博览会和展览会的推迟,博物馆和美术馆的无限期关闭,以及艺术机构财政来源的减少或消失,上周美国博物馆协会(AAM)和美国博物馆馆长协会(AAMD)在致国会和参议院领导人的信中要求,在这一不确定的历史时刻,希望国家可以将40亿美元用于支持非营利博物馆和美术馆。在他们的估算中,全美博物馆与美术馆每天损失3000万美元,同时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博物馆面临着在这场危机中永久关闭的危险。

  AAMD 执行董事克里斯阿纳格斯(Chris Anagnos)指出,尽管“感谢国家为NEA,NEH 和 IMLS 提供了刺激资金”,但他的希望是 “国会可以重新评估艺术领域的需求,并意识到所分配的这些资金远远没有达到现实真正的需求。”

  “博物馆、美术馆、剧院、艺术中心和艺术组织如果没有额外的经济救济,它们就无法在这场危机中继续雇用员工”, 克里斯说到,“同样重要的是,这些组织建立了充满活力的社区——而在疫情结束后,无论身在何处,我们都将需要这些事物。”

  为了支持AAM和AAMD向国会提出的请求,上周早些时候,大都会博物馆(估算其在疫情期间将损失1亿美元)发起了#CongressSaveCulture运动(国会拯救文化运动),鼓励支持者们发送邮件,共同请求紧急的文化救济资金。

  大都会博物馆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韦斯(Daniel Weiss)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我们在一起,我们仍然希望在未来的立法中,国会可以为成千上万的、雇用了70万以上美国人的艺术和文化组织带来解救。”

  在疫情期间,除了美术馆和非盈利机构,许多画廊同样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尽管这些年来线上交易的热潮此起彼伏,巴塞尔报告中同样连续几年将线上交易和当代藏家间的关系作为重要议题进行讨论与分析,但当这场 COVID-19 肆虐全球时,展览、博览会、拍卖会的取消,以及全球经济的萎缩,都让画廊自身与藏家都无不经历着凛冽寒冬。

  对于纽约的许多中小型画廊来说,又到了交纳房租的时候。前些天呼吁减免租金法案的请愿书尚未产生任何结果,一些画廊则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来自房东的警告信,威胁他们如果拖欠本月的房租,将收取滞纳金和采取法律措施。

  上周,新经销商联盟(NADA)发布了一份请愿书,呼吁为在纽约苦苦挣扎的小企业采取一系列的减免措施——减免租金、冻结抵押贷款以及减免水电费和保险费。这份请愿书迄今已有15,000多个签名——由于画廊的运营不同于普通小企业,纽约市和州政府当前提供的救济行动中并不包括这些中小型画廊。

  本周,NADA 持续跟进了名为#CancelRent(取消房租)的请愿书的更新,呼吁人们敦促当地代表支持纽约参议院的一项法案,该法案提出了大幅度的租金减免。

  纽约州参议员迈克尔吉安娜瑞斯(Michael Gianaris)和其他当地代表于3月23日提出该法案,该法案建议因地方政府的 COVID-19 限制而失去收入或被迫关闭的住宅或小型商户,“在该法案生效之日起九十天,暂停支付所有租金。”

  然而,伴随着4月1日即将到来,许多小型画廊老板表示,他们越来越焦虑和无助。

  就在开幕新展览之前,位于曼哈顿下东区的密特拉克拉什(Mitra Khorasheh)于3月14日关闭了她的画廊。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到:“就像其他所有画廊一样,我一直非常担心在画廊关闭期间我该如何支付房租......我没有资格获得任何可用的小企业贷款,因为我没有任何正式员工,而且我没办法证明我的收入减少了25%——因为我上次销售是在11月份,甚至还没有拿到尾款——但这那正是艺术品交易的现状。”

  密特拉说,当她试图与画廊所在的房地产公司沟通时,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几天后,她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其中附有4月份的发票,并在“友善提示”中指出:自4月5日起,仍将收取滞纳金。

  她表示:“我不确定我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对于像我这样的小画廊来说,这是非常可怕和现实的。我希望这座城市有一个解决方案——如果没有,我和其它许多画廊将无法生存。”

  事实上,尽管纽约的一些画廊还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房东的威胁信,但却已经听说邻近画廊的“可怕故事”。甚至有的画廊已经收到了房地产律师的信件,里面清楚标注着巨大金额的滞纳金,驱逐条件和其它相关的威胁措施。

  如果说Buseniss is buseniss,机构与画廊的运营仍然要配合市场变化;那么,美国艺术专业的学生们同样陷入了困境。

  首先是留学生们。美国各大学校纷纷停课关闭校园,同时也陆续开始清空宿舍的进程。在这种情况下,尤其考虑到当地的疫情状况,许多中国留学生纷纷试图赶回中国。然而,无数航班的取消和一票难求,漫长的飞行、转机与等待时间所带来的身体和精神的折磨与巨大的传染风险,严格的入境检测,以及抵达国内后14天的隔离观察期,也让许多留学生望而却步,或是与学生家长一起饱受煎熬。

  同时,一些留学生在学校关闭时,也失去了在校园咖啡厅/校园图书馆/校园画廊等机构的工作。为了合法地保留他们的学生签证并留在美国,这些留学生必须留在当地,但不能在校外工作——这意味着在大学关闭期间,他们也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来支付生活和学习费用。

  而美国本土的学生们也同样并不好过。中国国内的大学生虽然也在严峻的疫情状态下进行着网课教学,但其生活条件和精神状态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轻松和自在的,校园关闭与开放,社会商业恢复的时间早晚并不那么紧要。

  但对于美国大学生而言,由于美国的大学贷款制度,他们所面临的经济压力似乎更加巨大。近日,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和耶鲁大学艺术学院等一些院校的学生发布联名请愿书申请学校返还学费,信件中表示,由于学生在本学期的剩余时间无法使用如激光切割机、光刻机、缝纫机和吹玻璃管等器具,以及缺乏工作室访问权,学生们有权因缺少的资源而获得补偿。

  在当下,许多高校中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开始反对学校应对疫情的方式——此时疫情似乎暴露了美国高等教育系统的薄弱环节,教师和学生们急于购买机票或支付昂贵的校外租金,手忙脚乱地适应远程教学的屏幕——这些都激起了人们对不变的学费的愤怒。

  同时,数名研究生和教职员工担心,尤其没有调整学费的情况下,艺术课程向在线平台的大规模迁移将成为一个危险的标准。“一方面,看到其他教师如何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创造性地解决了在线教学的问题,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布朗克斯区雷曼学院艺术系的老师梅利莎布朗说,“另一方面,它激起了我最深的恐惧:既然已经树立了先例,那么在线教育可能会成为一种规范,而不是例外。或者说,面对面的课程与网上的交流最终可能会变成私立和公立教育之间的区别,这只会加剧人们因为财富和文化而产生的差距。”

  近日,耶鲁大学考虑到网课的问题,表示如果学生的网络不好可以由学院承担网络费用;此外,纽约州也发表声明称学生可以领取申请自带网络的 IPAD。

  然而,RISD 发言人在上周的回应中表示,该学校的远程教学将于3月30日开始,并且目前“没有计划退还任何学费”。纽约大学的发言人则回复到:“纽约大学致力于确保学习进展,确保学生按时毕业。远程课程的学费将保持不变。”

  另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则是,著名的旧金山艺术学院(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上周宣布,由于疫情而加剧的财务压力,学校将不会在秋天重新开放。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上周二宣布,将解雇其全部97名兼职员工——占美术馆总员工数量(185名)的一半。“我们都面临着由 COVID-19 造成的极其困难的情况。根据政府的要求,MOCA 采取重大措施以保护公众和机构的未来。”

  “由于加利福尼亚州和洛杉矶市签发的在家隔离的命令,以及这些工作都要求都是需要在公共空间中工作,并且不能远程进行,MOCA 暂时解雇了所有兼职员工,直到博物馆重新开放后他们才能够恢复工作。我们承诺在本月底之前为每位下岗员工提供薪水,在这些困难时期,我们将继续与 MOCA 的工会劳工伙伴密切合作。”

  然而,许多员工并不认可这一举动。“令人惊讶的是,许多低级的工作人员没有被认真考虑和对待”,在一些人看来,这些政策“恰恰说明了我们的工作是如何不被重视与尊重,在美术馆看来,我们的工作仅仅是一次性劳动”。

  疫情期间,MOCA 并不是唯一一间裁员的美术馆。同样在上周二,哈默博物馆裁掉了150名学生实习生,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其中大部分的工作人员是在前台、售票处和展示空间的位置”。

  此外,其它的一些美术馆承诺尽管将关闭场馆,但仍会付给工作人员们工资。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ACMA)就表示:“我们知道一些其他机构已做出艰难的决定来进行裁员,但LACMA仍计划在关闭期间支付博物馆的小时工和兼职人员的工资。”同样,盖蒂公司的代表也表示:“盖蒂公司承诺为员工们提供病假并提供全额福利。”

  在疫情当下,如果许多艺术中心被迫中止其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提供的艺术和教育服务时,又该做些什么?

  坐落在南布朗克斯的艺术中心 DreamYard,开始用其它的方式来满足社会的需要。DreamYard 从近日起每天开放一个半小时,充当社区的中央厨房向当地居民提供免费的午餐。换句话说,这里的志愿者和员工并没有中止为社区服务的承诺,而是在其他所有社会和经济系统在新冠病毒爆发的压力下收缩的同时,努力寻找其他方法来履行其使命。

  正如 DreamYard 创始人进一步解释的那样:“我们不仅关乎艺术,同样关乎儿童,保健,心理健康和食品。”而对于世界各地的艺术以及艺术从业者们而言,无论两万亿美元究竟可以有多少对艺术和人文产生影响,但在愈加逼仄的社会和经济条件下,也都更是时候思考自身与艺术,艺术与社会间彼此生发的深刻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