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让运动插上文化的翅膀

2021-11-25 14:08:27体育足球网-首页
  国家体育总局有关负责人近日透露,为提高运动员的文化素养,将先在国家乒乓球队进行试点,并逐步探索建立国家队二线队运动员入队前进行文化水平测试的制度,这意味着,文化水平达不到一定标准的运动员不许进入国家队

  国家体育总局有关负责人近日透露,为提高运动员的文化素养,将先在国家乒乓球队进行试点,并逐步探索建立国家队二线队运动员入队前进行文化水平测试的制度,这意味着,文化水平达不到一定标准的运动员不许进入国家队。

  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副局长孙为民介绍,运动员文化水平准入制度已经纳入国家体育总局最新公布的《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国家乒乓球队作为试点单位,从2009年开始探索施行。今后,这一制度将在条件成熟时推广到其他项目的国家队。

  要竞技体育成绩还是文化水平,这在体育界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难题。《方案》的出台让人似乎看到了解决这一难题的可操作性方法,但谁都不知道《方案》出台之后的实行力度如何,实行之后的成效又如何。

  当国人第一次得知曾经的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退役后只能在澡堂里为人搓澡谋生时,无不震惊:原来,那些光鲜夺目的金牌背后竟然也隐藏着如此深刻的无奈。

  邹春兰的情况并不是个案,当邹春兰的新闻见诸报端后,就像是打开了一扇门,越来越多曾经的冠军在退役后穷困潦倒的情况被一一披露:曾经是亚洲举坛“巨无霸”的才力因为无力支付基本的医疗费用英年早逝;技巧世锦赛冠军刘菲退役6年一直失业;“泳后”戴国宏卖服装、卖菜;马家军“第一金”刘丽至今待业……

  这些运动员的现状只是成千上万退役运动员的一个缩影,而这个单子上的名字我们可以继续写下去。因为从小训练,缺少文化课等其他才能的教育,退役运动员“晚景”堪忧,在他们离开大家关注的视线后,冠军光环也随之褪,甚至连基本的谋生都很困难。

  为此,记者采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全国冠军,他坦言:“越是到了职业生涯的末期,就越是不知道自己是谁。都说竞技体育是最残酷,最现实的,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些都不算什么。当你退役之后,当你面对完全陌生的社会之后,你会发现,除了训练,除了比赛,除了吃饭,除了睡觉,我什么都不会。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才是最残酷、最现实的。早在两年前我就决定2009年的全运会后就退役,也正是从那时起,我萌发了边训练边学习的念头。”于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身上尚未消褪的光环,他顺利地进入了国内某知名体院进行深造、攻读研究生。“尽管如此我依然有些迷茫。学业结束之后我能从事什么职业?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

  当记者用“亡羊补牢”一词来形容像他这样经历的退役运动员时,他欣然接受。“‘亡羊补牢’?呵呵,这个词还真是形象。或许正是像才力、邹春兰这样的金牌运动员潦倒的境遇被曝光之后,有关领导和我们这些运动员才认识到了退役安置这个问题,意识到了文化教育对于一个运动员有多重要,这也算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吧。”

  当记者告诉他国家体育总局最近出台的《方案》时,他并没有像记者预计的那样双手支持,而是道出了他的顾虑。“如果从退役后的出路而言,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方案》真正执行了,难免会影响到运动员的日常训练和比赛。要是竞技体育成绩受到了影响,《方案》真正能够得到推行的力度就会受到限制。”尽管对于《方案》能否真正为运动员退役之后的就业问题带来转机还存疑虑,但他依然觉得很欣慰,“如果说之前是‘亡羊补牢’的话,那么《方案》的出台就是‘未雨绸缪’了。”

  某些知名运动员,在赛场内外,时常会爆出一些言语失当、“耍大牌”、着装不雅等负面新闻。

  于是,记者们纷纷感叹,现在的体育明星素质实在有所欠缺。其实,中国运动员在赛场内外表现出的种种不恰当行为,是与其在成长历程中所受的教育和影响分不开的。

  “外国运动员从小到大,从读小学一直到念大学,是在教育过程中接受正规的体育训练。在这个过程中,文化教育仍然占据主导地位。”成都体育学院体育新闻传播系主任郝勤如是说道,“中国培养青少年运动员基本采取专业队培养和体校培养的方式,很多孩子练项目是在5、6岁,练得好10岁左右就进专业队了,专业训练占据了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文化课学习不仅所占比重小,而且时常因训练和比赛而中断。”

  在国内,体校大致分为业余体校和专业体育院校两类。但无论是业余体校还是专业体育院校,青少年运动员的文化素质教育和体育专业训练之间的矛盾都十分突出。“根据国家规定,体育院校每周应至少安排10至12节的文化课程,但这种最低数量的课程安排在很多地方根本达不到。在文化课学习和体育专业训练之间发生冲突时,体育院校无一例外地以能出竞技体育成绩的体育训练为主,文化课学习让位。青少年运动员的文化教育被一再耽搁,甚至中断。你说运动员的文化水平怎么提高?”说到这里,郝勤显得很是无奈。

  与此同时,郝勤还分析道:“当一个孩子的日常生活里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时,心理上会产生很强的压抑情绪。这种压抑既有作为一个正常人成长所要面对的生理和心理的变化,还有在训练比赛中的输赢和积怨。在父母身边的孩子们能方便地释放和发泄,可运动队的孩子们却长期生活在队里,面对的都是境遇相同的队友和严厉的教练,发泄和释放的渠道并不通畅,于是,一些不好的习惯也就逐渐形成。长此以往,他们考虑更多的仅仅是个人的感受,而听不进他人的意见,更不会考虑他人的感受。比如在输球后,因为心里难受,运动员会拒绝采访,或是面对提问只顾做自己的事情。他们想的只是自己愿意怎么做,而忽略了对别人起码的尊重。”

  现如今,国家体育总局针对运动员文化教育问题出台了《方案》,郝勤说他是坚定的拥护者。“这是一个信号,一个相当人性化的尝试。或许在《方案》具体实施的过程当中会有波折,但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而且《方案》很聪明地挑选了乒乓球作为试点项目,这本身就是一种相当高明的做法。近几年国际乒联一直针对中国的一家独大做了一系列改革,国家乒乓球队与其和国际乒联打一场没有结局的持久战还不如从内部挖潜,在运动员文化素质上多下功夫。”

  运动成绩的天秤,一头是文化教育,一头是专业训练。长久以来这秆天秤更像是一座滑梯,专业训练高高在上,而文化教育则委屈地与地面亲密接触着。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曾这样分析中国运动员与西方运动员的差异:“在西方人眼里,体育运动是一个职业,运动员要靠这个养家糊口;而在中国,体育运动是一项事业,运动员不惜一切代价来争取的事业。”

  为了这份事业,数以千万计的运动员献出了他们的青春岁月,尽管知道竞技体育永远都是一座金字塔,但塔尖的风光让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此。但当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发现,一个冠军头衔并不能带给他们想象中的金钱、名誉和安稳时,他们开始犹豫、开始退却。

  现在越来越多的体校都在感叹:“如今的运动员招生越来越难,招生难、好苗子难找,就出不了成绩,由此招生更难,如此这般恶性循环,可能过不了多久,中国竞技体育就要走进死胡同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08年9月29日,总书记在北京奥运会残奥会总结表彰大会讲话中专门指出,“要关心运动员的长远利益和全面发展,高度重视并切实加强运动员社会保障工作”。目前,国家体育总局出台的《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试点工作方案》,无论是对退役运动员的生活保障还是对年轻运动员的文化教育培养,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够让中国的体育人才健康良性地可持续发展。

  因此,且不管《方案》成果如何,起码这是一次从金牌强国到体育强国的尝试,而我们新闻媒体则应该担负起宣传、监督的责任,这是一项长期的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