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狠人!他对自己进行基因治疗逆转衰老并在论文中宣称年轻了28岁

2022-01-08 19:34:59体育足球网-首页
  》中,亿万富翁维兰德耗费巨资,不惜代价找到创造地球生命的“工程师”,只为寻求长生之钥,讽刺的是,他也因此而死

  》中,亿万富翁维兰德耗费巨资,不惜代价找到创造地球生命的“工程师”,只为寻求长生之钥,讽刺的是,他也因此而死。

  现实世界中,从古至今,人们也从未放弃对长寿长生的追寻。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聚焦如何延长寿命或逆转衰老,人类似乎也距离理解寿命的真谛越来越近。

  论文作者对自己进行了为期5年的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HRH)基因治疗实验,治疗结束时,他的实际年龄为64岁,他的Horvath PhenoAge减少了28.6岁(-44.1%),表观遗传年轻减少了6岁(-9.3%),而端粒年龄增加了7个月(+0.9%)。他的睾酮(最主要的雄性激素)水平增加了52%,免疫细胞、胆固醇、血脂状况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这篇论文一共三位作者,分别是Brian P. Hanley、Keith Brewer、George Church,Brian P. Hanley是 Butterfly Sciences 的创始人和首席科学家,拥有微生物学博士学位,他发起、设计和指导了这项研究,并在自己身上进行了实验。Keith Brewer是一名整形外科医生,对治疗过程提供监测。而George Church则是基因组学和基因编辑领域大神级科学家,提供了关于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HRH)的检测、批评和讨论。

  人生长激素,顾名思义,是促进生长发育的激素,儿童时期生长激素不足会导致侏儒症,而儿童时期生长激素过量会导致巨人症,成年时期生长激素过量则会导致肢端肥大症。

  有研究表明,适当提高人生长激素水平,能够强身健体,提高免疫力、降低胆固醇、提高视力,增强幸福感,还能增强认知功能,有助于抗衰老。而高水平的胰岛素样生长因子 1(IGF-1)、生长激素和糖皮质激素会抑制生长激素的释放。

  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HRH),是由下丘脑产生的能促进腺垂体生长激素释放的肽类激素。该论文的作者此前就致力于研究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HRH)对艾滋病和衰老的治疗效果。

  这一次,他拿自己当“小白鼠”,用来验证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HRH)基因治疗的抗衰老效果。这也是通过肌肉进行的激素基因治疗的首次人体实验。

  科学史上不乏为科学献身、以身试险的科学家,其中更是有14项诺贝尔奖授予了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的科学家,例如巴里·马歇尔(Barry J. Marshall)以身试菌,证实了幽门螺杆菌是造成胃炎和胃溃疡的元凶,并因此获得200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在这项研究中,Brian P. Hanley 对自己进行了激素基因治疗,他使用的是表达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HRH)的质粒(用磷酸盐缓冲生理盐水溶解)直接进行肌肉注射,然后在注射部位通电,促进质粒进入细胞中。

  他在2015年7月5日进行了第一次基因治疗注射,2016年6月4日进行了第二次基因治疗注射。此外,在2019 年7月25日和2019年9月20日,他接受两次Senolytics治疗。

  Senolytics是由美国梅奥医学中心的James Kirkland博士等人于2015年提出的一类选择性杀伤衰老细胞的药物组合,由达沙替尼和槲皮素组成,能够选择性地诱导衰老细胞死亡,在动物试验中被证实具有抗衰老作用。

  Brian P. Hanley 表示,治疗后的自己精力更旺盛了,骑自行车时腿和全身都充满活力。他还表示,自己在18岁由于摩托车事故导致右膝盖骨受伤,还有一个肿块,基因治疗后这个肿块神奇地消失了。两次基因治疗后,都产生了精神愉悦的幸福感。此外,睡眠情况也得到了显著改善。这些情况均为其主观描述,并不能排除是否是安慰剂效应。

  结果显示,他的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IGF-1)的水平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也没有肢端肥大症的迹象。睾酮(最主要的雄性激素)增加了52%。胆固醇和血脂也到了明显改善。免疫细胞 CD4 和CD8 分别增加了11.7%和12.0%。此外,幸福感和视力也到了显著提高。

  然后,作者次用三个维度来评估这项基因治疗的抗衰老效果——Horvath PhenoAge、表观遗传年龄和端粒年龄。

  Horvath PhenoAge是由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Steve Horvath教授开发的一款基于表观遗传学的衡量衰老的时钟。

  表观遗传年龄是由 EpiAging USA 公司通过DNA甲基化检测评估的生理年龄。

  端粒年龄是通过检测端粒长度来评估的生理年龄,端粒会随着衰老的进行而逐渐缩短。

  对于这些结果,论文作者表示,基因治疗结束后,端粒年龄并没有明显变化,这说明这种基因治疗或许并不能延长最大寿命,但Horvath PhenoAge、表观遗传年龄显著减轻,这表明该基因治疗很可能改善健康状况,增加健康寿命。

  2019年9月,Steve Horvath等人在 Aging Cell 发表了一项小型临床试验论文,在一年里,让9名健康男性志愿者使用三种常用药物:生长激素、脱氢表雄酮和二甲双胍,通过检测DNA甲基化水平进行表观遗传时钟评估,发现他们的生理年龄被逆转了2.5岁,而且,他们的免疫系统也显示出恢复活力的迹象。

  近日,美国功能医学研究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Aging期刊发表了一项临床试验论文。

  通过简单地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让参与者生理年龄年轻了3岁多,这也是首次在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中证实通过饮食和生活方式的干预能够潜在逆转表观遗传年龄,延缓生物学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