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监制范立欣:《冰上时刻》让世界看到中国体育的变化丨幕后

2022-01-10 18:06:19体育足球网-首页
  范立欣第一次看到刘汉祥的《冰上时刻》时,就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打破一些外国人对中国体育的偏见和误解,中国新一代的家长,对于孩子从事体育运动的观念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他们从小就开始培养和训练孩子的爱好,尊重孩子的选择,走职业道路

  范立欣第一次看到刘汉祥的《冰上时刻》时,就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打破一些外国人对中国体育的偏见和误解,中国新一代的家长,对于孩子从事体育运动的观念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他们从小就开始培养和训练孩子的爱好,尊重孩子的选择,走职业道路。

  由北京欣欣向阳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品,新锐青年导演刘汉祥执导的纪录电影《冰上时刻》于1月7日与全国观众见面。作为一部讲述亲子共同成长、真实热血的冰球纪录电影,该片以更加人性化的角度描绘了北京冬奥会的大时代背景下,三位少年为了自己的冰球梦想,从而改变的成长蓝图。

  影片监制是纪录片导演范立欣,他拍摄的纪录电影《归途列车》,曾获得包括新闻及纪录片艾美奖最佳纪录片奖在内的多项国际大奖。他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看到《冰上时刻》这个项目后,就发现了冰球运动背后,有着很深的社会价值。在导演刘汉祥长达三年的拍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疫情。作为监制的范立欣则说,这种不确定性是观察式纪录片里面最困难的部分,也是最有魅力的地方,“简单来说就是靠耗”,让摄影机像墙上的苍蝇一样去静静地观察这个世界,不参与和改变任何决策行为,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还原真实,捕捉到真实表象之下的那些故事。

  《冰上时刻》的拍摄缘起,来自一位孩子妈妈的大胆提议。这位妈妈之前看过刘汉祥拍的纪录片,很喜欢。2017年,她7岁的儿子在冰球队打冰球,她辗转找到刘汉祥,问他能不能拍一部关于孩子打冰球的纪录电影。

  当时,刘汉祥即将为人父。作为一名年轻的父亲,对即将面临的孩子教育问题,他有很多困惑。他还不清楚到底应该如何引导孩子,寻找孩子未来的人生方向。而拍摄关于孩子打冰球的过程,可以帮他更多地去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或许可以解决他心中的部分困惑。2018年,刘汉祥开始了纪录电影《冰上时刻》的拍摄工作。

  监制范立欣是在2018年的FIRST青年电影展上发现的《冰上时刻》,当时,《冰上时刻》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山下纪录片实验室专项奖金。范立欣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项目,作为监制,他看到了这个项目背后,有着更深远的社会价值和意义。它不仅仅是讲冰球运动,最重要的是讲亲子教育,讲家庭的共同成长。

  让监制范立欣和导演刘汉祥感到惊喜的是,拍摄《冰上时刻》的三年里,他们看到了家长和孩子的共同成长。图为曲瑞晨和他的妈妈

  拍摄过程中,范立欣曾问过刘汉祥导演一个问题:这部纪录片的视角是要聚焦在孩子身上,还是家长身上?当时两人商量,因为孩子年纪比较小,能够表达的东西不会很深刻,但孩子的成长和变化会更大,家长在表达上会更丰富和深刻,但他们的变化可能不会太大。

  后来发现,他们都想错了,其实在这三年过程当中,家长通过孩子的变化,以及对孩子的教育引导,自身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孩子们打冰球的过程当中,发现了自己的很多局限。所以,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在这趟旅程中都发生了改变,这是让主创感到非常惊喜的。“体育会改变人的性格,改变人的命运,这种改变是双向的。”范立欣觉得,这是这部纪录片最大的价值。

  范立欣之前在加拿大生活过很多年,冰球在加拿大是非常普及的一项运动,它需要一定的冲撞与韧劲儿,既能彰显个体精神,又需要很强的团队协作。范立欣能明显感受到,加拿大的小朋友、年轻人,都很喜欢这项运动,它已经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中。

  在与国外朋友聊天吃饭时,他们说加拿大的体育与中国的举国体制不太一样,这里的运动员从小就热爱运动,会去俱乐部,选择职业道路。范立欣第一次看到刘汉祥的《冰上时刻》时,就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打破一些外国人对中国体育的偏见和误解,中国新一代的家长,对于孩子从事体育运动的观念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他们从小就开始培养和训练孩子的爱好,尊重孩子的选择,走职业道路。

  “这个故事非常好,我们一算时间,如果拍个两三年正好应该是冬奥会开幕,会受到更多关注”。范立欣说,如果片子能够参加一些国际影展,可以让全世界观众知道,今天的中国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中国的家长正通过体育,磨炼孩子的意志,让他们获得成长,找到自己的方向。

  《冰上时刻》的整个拍摄,没有脚本。团队刚开始跟拍了六组孩子和家庭,在拍摄了一年左右的时候,考虑到家庭的配合度和孩子性格以及他们教育理念的差异,有的家庭希望孩子能够打专业,有的家长觉得顺其自然,也有家长决定送孩子出国到世界顶级的地方去打专业,最后确定了66号于力凡、95号曲瑞晨、97号翟子男三个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制片人徐秋丽说,导演最初设想找一个前锋,一个后卫,还有一个守门员来拍摄,可以涵盖冰球运动中的三个位置,但最后选择的三个都是前锋。导演刘汉祥觉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考虑到故事性,拍摄期间有的家庭会有很多安排,比如出国考察深造,他们动作多,冲突自然就多,故事性和可看性也会更强。

  整个摄制组人数最多的时候有四个,除导演外,还有一个录音师,两个摄影师,拍比赛或训练的时候,是双机交叉拍摄,一台机位盯场上,一台机位盯家长的反应和教练的反应,四个人能够到齐,但大部分时候就两三个人。

  导演刘汉祥说,这三组家庭的时间非常紧张,拍摄团队只能配合他们的时间。因为这些小队员平时要在学校上课,每周晚上有几次训练,周末还有集训和比赛,有的孩子周末还有一些其他兴趣班,比如围棋、钢琴、篮球、足球等,他们在车上吃饭、睡觉都是常态。摄制组跟随他们一整天非常疲惫,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只能等待。比如,于力凡在车上吃饭时突然掉了一颗牙,他跟爸爸有一段有趣的对话。这是可遇不可求的。

  这就是纪录片拍摄中渴望的日常闪光点,也是这个年龄段每个孩子都会经历的小事情,真实而又生动。

  《冰上时刻》中出现了很多记录冰球少年和家长日常生活状态的场景,生动自然。有着多年纪录片拍摄经验的范立欣说,这就是要靠时间,“简单的办法就是耗”,这种观察式纪录片有一个术语叫“fly on the wall”,意思就是“墙上的苍蝇”,摄影机要像墙上的苍蝇一样去静静地观察这个世界,不参与和改变任何决策行为,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还原真实,捕捉到真实表象之下的那些故事。

  范立欣表示,疫情确实给拍摄制造了很大的麻烦。疫情后,冰场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关门状态,小朋友们不能训练,就没得拍,只能拍点儿家里的日常生活,但是团队也不能经常去,还是要以防疫安全为主,那段时间拍的素材很少,停滞了好长一段时间,导演每天焦虑得不行。因为大家都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还能不能重启这个项目,如果一两年后,可能这个故事就没了,孩子们可能都不打冰球了。

  “这种不确定性其实也是观察式纪录片里面最困难的一点,就是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能做好各种各样的设想,画很多的路线图,但你并不知道最终现实会按照哪一条路线走”。范立欣说,团队只能做好各种准备去应对这种不确定因素。